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资讯 > 吴亦凡“消失”了,但留下了这6个问题

吴亦凡“消失”了,但留下了这6个问题

发布时间:2021年08月04日 来源:港易

吴亦凡事件被几度发酵,早已经不是一个偶像吃瓜事件「女孩帮助女孩」「偶像的权力滥用」「鲜肉代言经济的风险」「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下,性同意和性自由」等一系列问题都在这个事件里集中被讨论。
公权力和行政力量介入自然是让人欣慰的,吴亦凡被宣告刑拘后,网信办宣布整治不良粉丝文化;中国影协、中国音协、中国视协等五大协会发声抵制吴亦凡,影视圈早已畸形的权力结构和价值体系、饭圈刷榜控评式的话语权垄断,或许能以吴亦凡事件为开端,得以改善。
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依然存在。全网讨论吴亦凡的这几天,就如同「刹车失灵」了一样,社交网络里掀起了一场「喜闻乐见」的狂欢。和所有热点一样,吴亦凡事件在一阵声浪里迅速点燃,两天后又迅速熄灭。这场无疑会进入史册的事件之后,除了高昂的情绪之外,我们也看到了几个留下的问题:
从代码到被除名:吴亦凡消失了,吴亦凡参与的作品怎么办
在微博、网易云音乐、QQ 音乐和酷狗音乐上,吴亦凡都已经「查无此人」。
在豆瓣搜索关键词「吴亦凡」,相关讨论也因为「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」而被封禁。
在豆瓣电脑端上,相关影视剧作品的演员表中虽然还有吴亦凡的名字,但在手机端,8 月 2 日上午,不少网友发现其参与拍摄的所有作品,主角名单里的吴亦凡都换成了一
「1337000」的代码,而到 8 月 2 日晚,这串代码也已经消失,吴亦凡在所有影视剧主角名单里被除名。
而那些吴亦凡曾经参与的影视剧仍被重新翻出,经受网友新一轮的审判。《老炮儿》《致青春·原来你还在这里》《美人鱼》等电影,都涌进了大量评论。5 年前的《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》因为有吴亦凡入狱的情节,更是被网友们评价为「纪录片」「神预言」。
点赞数最高的评论中,许多都和吴亦凡相关。而豆瓣点赞数高就会优先显示的机制,或许在几年后,新涌入的观众会发现,吴亦凡的名字没了,但评论中谈及最多的却是他。这种「抹杀」似乎在另一种程度上让吴亦凡的曝光度更加显眼。
同样,在网易云平台上,网友们前段时间还在争相打卡留言的相关音乐作品,现在已经全部下架。如今,网友们只能自创歌单来调侃、打卡。比如在《 Diss 吴亦凡合集!不收藏后悔!持续更新》歌单中,网友通过《铁窗泪》等歌名调侃吴亦凡即将坐牢的未来。截止发稿,该歌单已超过 30 万播放量。
顶流的垮掉:偶像权力地位会发生什么变化?
刑拘之后,顶流的命运是什么?
同济大学法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金泽刚指出,吴亦凡涉案可能存在三种可能:普通强奸案、奸淫幼女,或对强奸罪的加重犯,也即对至少三个女性实施了强奸,或者属「情节恶劣」的。总而言之,吴亦凡很可能将面临至少三年以上的牢狱之灾。
此前,吴亦凡所有的商务代言品牌均已发布声明终止与其合作关系。商业合作中,对明星的「合规调查」或者「人设预测」可能会得到更多重视。8 月 1 日,由吴亦凡主演的电视剧《青簪行》官博也删除了与吴亦凡相关的微博。
官媒大多以「法律面前没有顶流」为观点:
如 @人民日报 发声:「法律面前没有顶流,外国国籍不是护身符,名气再大也没有豁免权」@央视网 提出「把做明星的门槛提上来!」等,都在强调中国法律的权威。对路人来说,顶流的垮掉意味着点评自由受到了「政治正确」的保护,因为现在可以无畏粉丝的网暴,直接说出他们「演技差、歌难听」:
吴亦凡是流量时代的产物。流量背后是数千万粉丝的信息流,随着近几年偶像明星们一件件刷新大众认知底线的事被曝出,人们开始愤怒和质疑,并更多地讨论「演技本身」、「是否德不配位」,曾经高高在上的偶像地位遭到了来自民间的部分消解。此外,这次公权力介入,#整治不良粉丝文化乱象#的话题冲上热搜,相信偶像明星们至少在明面上的权势,会得到削减。
饭圈和粉丝:吴亦凡之后,饭圈会变得更理智吗?
刑拘通告发布后,有人脱粉吴亦凡,也有人依然选择支持他。吴亦凡微博被封后,一些粉丝选择用回他的原名「李嘉恒」,称他为素人大帅哥李嘉恒,所以也自称为素人的粉丝「素丝」,并建立了李嘉恒超话、素丝超话。两个超话也很快被封。
有粉丝选择继续「等待真相」,甚至试图用迈克尔·杰克逊被诬陷娈童的经历来做类比,认为世界上的冤案、惨案无数。但网友对此并不买账,认为是碰瓷、甚至侮辱迈克尔·杰克逊,「杰克逊是为了请孩子去庄园玩给他们童年,所以吴亦凡是干嘛?」
还有部分粉丝「走火入魔」,扬言创建组织进行「集体营救」甚至「劫狱」。网上流传的吴亦凡粉丝群聊截图中,粉丝们团结一致,商讨着筹钱、找人脉、去法院门口下跪求情。素丝们的行为受到群嘲甚至网暴,未脱粉的被骂是脑残,脱粉的也被认为是眼瞎。不少人趁此机会转发抽奖,并规定「只要不是吴亦凡粉丝都有机会」。
饭圈已经不是「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年少女的追星闹剧」,为偶像献身、召集网暴、集资筹款的事仍在发生。即便在吴亦凡被宣告刑拘,仍然有粉丝赶赴警局询问探望。吴亦凡事件不会是「三观跟着五官走」的鲜肉流量时代的丧钟,粉丝理性化没法通过「自身觉醒」来实现。但吴亦凡事件的确在加速粉丝生态的变化:8 月 3 日,#整治不良粉丝文化乱象#的话题登上热搜。网信办督促网站平台通过取消诱导粉丝应援打榜的产品功能、限制未成年人非理性追星活动等方式,强化榜单、群圈等重点环节管理。
全网“连坐声讨”:会是用一种正义导致另一种不正义吗?
8 月 1 日后,不仅吴亦凡本人微博被封号,从吴亦凡到李嘉恒(吴亦凡的曾用名),再到吴亦凡周边、Kris、吴亦凡李舒白等超话也受到接连关闭。
一波名人因为先前发言受到“连坐”。马薇薇、六六、苏芒、管虎、衣锦夜行的燕公子被微博禁言。李雪琴也删除了与吴亦凡相关的微博。
但即使是删帖,也依然涌入了大量嘲讽的留言:
还有许多人注意到了明星的沉默,认为这是逃避责任:
发声者中,有人表示自己不会落井下石。曾与吴亦凡在赛车综艺中合作的 @玉诗奇Mr兔 写道:「在赛道遇到他,有车技,有车品,说实话,是每个男孩子都羡慕的人。」「现在人不行了我再利用热度大张旗鼓去谩骂去踩踏,咱做不出来啊这事」
但在热评中,这被认为是「给犯罪者洗地」「蹭热度」「果然男人喜欢宽恕男人」。
@我是落生 就呼吁网友一起「上截图,看看多少为吴亦凡说过话的男V没被禁言封号的」。评论区纷纷贴上以前的截图,涉及的名人有崔永元、储殷、水木丁等。而被挖坟的还有冯小刚、成龙、崔永元、王思聪、张国立、高晓松等人。
前面提到鼓励女孩继续说话的娱乐博主 @萝贝贝,也没有因此就获得「赦免金牌」,同样成为被挖坟质疑的对象。对此,她反省之前自己没有考虑到粉丝和偶像的地位是不对等的,同时声称,自己当时认为「约炮」是一个中性词,在没有涉及任何「强奸」「诱奸」等情况下,支持「约炮自由」。她表示「愿意接受批评,也欢迎大家讨论,但只是用一个标题、截图,就完全断章取义,这根本不是有效的批评,因为我五年前也不是那个意思。」
有网友评论,类似 @萝贝贝 这样的娱乐记者、娱乐公众号本质上都是营销号,只会蹭热点、蹭流量,而不会真正讨论一个社会议题。这样的「全网连坐」可以说是国内首次,很显然,这些对「制约偶像权力」、「提高对明星的公德标准」有推动作用。但一个问题是,全网讨伐的网民,已经到了「要求路人对自己数年前的言论负责」的地步,它会让一种正义导致另一种不正义吗?
在知乎上,有用户提出,吴亦凡犯了罪被封号无可厚非,但是微博仅因为几年前支持他的言论就对其他人采取“连坐”的行为,这场舆论狂欢是否有些过了火?但这样的质疑声音很快被反对声淹没。绝大部分观点都认为,就马薇薇、六六曾经的发言来看,封杀是应该的。
知乎用户 @罗大贤 认为,微博对这些账号的封禁,可能是自主规制,可能是避免舆论冲击,可能是避雷整治饭圈,甚至可能是为了避免网暴保护性炸号。总之封禁账号是微博的权利。
一位匿名用户则表示,不要把封禁行为解读成「名人说错话封号以示警告」「避免名人发表错误言论带坏社会大众三观」,而是对案件受害者的告罪,对社会受害者的抚慰。封掉他们,是法律不能而舆论能的另一种形式的「社会审判」。
这种一边倒的公众情绪背后,也隐藏着大家对于马薇薇、六六公开道歉内容的不满。获得上万点赞的知乎用户 @咸鱼一条 认为,这些人的道歉不过是「精致利己主义者的趋利避害罢了」。
用户 @希刺克厉夫 指责马薇薇道歉用的「小城姑娘」「离婚女性」,是在压力和正义面前,用自己女性的身份来保护自己;而六六的道歉则避重就轻,完全没有为贬低女性、其发言可能阻止后续受害女性发声而道歉。
对于偶像来说,高曝光对社会带来的示范作用,让偶像不只是一个职业,社会道德对偶像的约束应当高于普通人。「完美受害者」的舆论谴责已经在几轮社会事件后得到缓解,但对和事件相关「完美路人」的要求反而在一次次的道德讨伐中变得更加严苛。如同网友 @我又有一些真知灼见 所说:「曾经有一阵子,大家在互联网上寻找有趣,后来我们只在乎正确,现在,一旦发现某人居然不是个完人,那立时就要秋风扫落叶了。」
女孩帮助女孩:吴亦凡事件后女性的处境会变得更好吗?
自事件爆出后,"girls help girls"、女性主义理念被广泛传播,而社交媒体也见证了学术概念的出圈,比如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在《男性统治》中所说的:男性秩序的力量体现在它无须为自己辩解这一事实上:男性中心观念被当成中性的东西让大家接受,无须诉诸话语使自己合法化。
而吴亦凡被宣布刑拘后,各平台都一片欢呼,云召开一场表彰大会:
首先是持续追踪事件的豆瓣小组,在刑拘通告发布1分钟后,豆瓣鹅组已经是一片欢呼。在一些评论区中,人们强烈肯定女性的力量。「伟大的勇敢的正义的中国女性万岁!!」「女性的时代来临了!」
微博 @荷兰豆养殖专家 也发文,感谢每一个勇敢出来爆料的女孩、勇敢去录口供提供证据的各位女生、以及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其他舆论带偏的网友。
微信公众号 @萝严肃 指出,这件事里一个女孩受到了来自「性侵嫌犯、诈骗犯、流量贩子」的三次觊觎,而随后,因此带来的骂名「图色、图钱、图名」,反而得由都美竹自己承担。但最后,一些女性顶着被荡妇羞辱的压力,彼此帮助、支援、作证,说出了自己遭遇的不公。@萝严肃 在文末呼吁,「女孩们,说话有用,说下去。」
微信公众号 @八楼象女士 发文认为,舆论对都美竹的态度是这个时代的进步,因为许多网友意识到,她和吴亦凡的问题因为权力差异根本不在同一维度,同时,「这件事的进步是,大众不再认为女性的欲望是原罪。」
都美竹的小红书账号也被鼓励、夸奖的话刷屏,「都美竹谢谢你的勇敢,你是我们的骄傲。」「姐妹,你就是英雄!」
至此,吴亦凡事件使主流社会看到了女性权利、女性团结——哪怕其中很多人可能不是情愿的的。
吴亦凡拥有「顶流偶像」的权势、地位、财富,在极端权利不对等的状况下,都美竹和其他二十多位发声女性的“胜利”,无疑会为往后的受害者给予站出来的勇气。在这个层面上,法律对吴亦凡的制裁、舆论对都美竹们的支援,无疑让女性的处境得到改善。
但让人担忧的事依然存在。在中文互联网的其他阵地,还有不少刺耳的声音。如微博@萧钰洪 发文:「吴亦凡事件告诉我们十几亿公众、都美竹是被他睡过的、以后不管谁和都美竹在一起大家都知道、他老婆都美竹是被吴亦凡玩过、吴亦凡事件、仅此而已」。这条微博随后被自行删除。萧钰洪认证是中黔钰洪兄弟影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出品人、导演。
在女性用户占比高达 90.41% 的小红书社区中,都美竹账号的最新评论区依然呈现出两极分化、互扯头花的形势。不少人攻击她,「虽然吴亦凡进去了,但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想火。」「一个巴掌拍不响!」
陈迪在公众号「看理想」撰文指出,在对吴某凡的讨伐之中,完全不缺乏父权制拥趸的参与,但他们对同情女性当事人没有兴趣,只是将热情投放到了对吴亦凡性能力的羞辱上,他们做的只是开除了一个男性气质受到质疑的成员身份,而这只是加强了男性共同体。
相应的舆论里也大多是对娱乐产业的控诉、民族主义情绪的宣泄。通过社交媒体简短的发言,我们也很难分清,吴亦凡的反对者里,有多少是因为女权意识觉醒,还有多少是出于对权贵阶层根深蒂固的厌恶感。
圈子里的狂欢:是正义还是排除异己?
除了因为法律正义即将实现的希望,还有复仇的快感。
吴亦凡被刑拘后,没人比虎扑 JRs (JR,虎扑用户别称)更高兴了。
从 2018 年 7 月 25 日,66 万虎扑 JRs 在步行街这一狭小关口血战吴亦凡 3300 万粉丝后,虎扑 JRs 被吴亦凡的粉丝骂了整整 3 年;到 2021 年 7 月 31 日,吴亦凡锒铛入狱,虎扑 JRs 高呼了一声「虎扑等了三年」,随后彻底陷入了狂欢。
虎扑步行街、官方微博分工鲜明,加班发帖,乐此不疲。虎扑步行街的 JRs 主要负责跟踪吴亦凡事件的后续发展,如「李雪琴取关吴亦凡被喷,大家怎么看?」「QQ音乐、网易云音乐下架吴亦凡歌曲」等;官方微博则重在「玩梗」,转发抽奖吴亦凡同款 cos 囚服,调侃吴亦凡今晚吃的是白菜粉条加馒头,「JRs 今晚吃的有这个好吗?」由于虎扑的官方微博过于活跃,还产生了「这是我哥@Mr_凡先生,这是我嫂子@虎扑的步行街,祝他俩长长久久,百年好合。」这样嗑 CP 的戏谑说法。
不过,尽管 JRs 们大呼迎来胜利,但这从头到尾,似乎也只是一个平台内部「标榜自己是正义」的狂欢。比如有人认为,虎扑从头到尾只是在实行对吴亦凡的复仇,并没有给女性受害者提供帮助,也没有停止对女性受害者的荡妇羞辱。
这似乎也是整个网络环境的问题,如果通过吴亦凡事件,得出的是「思考我们究竟要给孩子怎样的偶像」「探讨偶像的道德标准」「谈论偶像与粉丝的性同意」,吴亦凡事件无疑可以是一个好的开端,但如果我们的社交网络时间线里,都充斥着「我早就看他不爽了」「活该」的「排除异己」式狂欢里,下一个吴亦凡离我们并不会太远。